廣告

鄭安秝批對手 抄家滅族毀滅人格

【南部最大聲/王文聖高雄報導】

高雄市第9選區登記第7號鄭安秝,自從參選以來不斷地被攻訐,甚至抄家滅族般的毀滅人格。今天他在臉書發文「他們可以不提陳其邁!為何緊逼追殺鄭安秝?」選後請容許我大哭一場!

鄭安秝臉書全文內容:
1月16日,一些媒體重新把母親的「舊案新炒」,讓處在緊繃選情的我,如同千噸重的石頭,再度壓在我身上。

心中的鬱卒、不舒服的胃絞痛,疲憊的身體,瞬間都向我申訴、抗議。我好想痛哭,我好想哭!好想跑到一處無人的空間大聲吼叫!為什麼?為什麼有人計畫性的想毀滅我,想要讓我落選,還要摧毀我生存意志,不留一絲絲讓我呼吸的空間給我?好像要抄家滅族,斬草除根的古代政治鬥爭。

雖然我才20幾歲,但是從16歲開始,我就打工賺自己的零用錢,體會不同的人生經驗。當選「市議員」以後,我背負許多託付、許多期許,監督市政和服務選民,提升我的抗壓性也讓我更有能力承擔重責。

我知道遲早有一天,會有人把母親官司的問題「加工放大」,當成最後一根壓垮我的「利劍」不是「稻草」。
9月20日在市議會市政總質詢,我問陳其邁市長:「以前民進黨黨內初選開始,有人拿你的父親陳哲男做文章!你的態度是如何? 你和父親陳哲男關係如何拿捏?」

陳其邁答覆,擔任公職都必須「戰戰競競」,為民服務,這是他一向的原則。

我再問「你認為你父親的司法官司,會影響你從政的表現或減損能力嗎?市長是否同意,不管是父子或是母女,親情的關係是無法切割,只能承擔但是不影響個人的問政能力?」陳其邁回說,擔任公職就是不斷學習、努力認真的為民服務。〈詳情可參考自由時報 https://news.ltn.com.tw/news/politics/breakingnews/4063882〉

陳其邁可以,為何鄭安秝不可以?
四年前 選上市議員以來,我也是抱著「戰戰競競」,為民服務的心情不敢鬆懈。本來期望有一場只談政績服務、只說明政見來提升城市建設的選戰,但是我失望了!排山倒海的攻勢針對我不斷的湧來。民進黨、基進黨、時代力量,無黨籍都把我當成箭靶!當成「選票提款機」,不斷的消費我想取得選票!

看著戶外的看板,「陽光女孩 勇敢承擔」。選舉還沒有結束,我依然勇敢承擔! 還有最後的幾里路要走。我沒有悲傷的權利,因為還有許多選民支持我,希望我代表年輕人繼續努力!我會加油、努力最後的衝刺!也懇請支持我的朋友,幫我固票、催票、拉票,讓我守住鳳山最關鍵的一席。但是請容許我,選後讓我大哭一場!謝謝!

臉書連結: shorturl.at/cdqR6